15世纪威尼斯:醉汉家中跪地酣睡5小时 被胸痛疼醒险丢命

         “我已立下遗嘱,但恐郭图等人撺掇显思作乱,隽义可先下手为强,葬礼之上,正南会当众宣读遗嘱,若他们遵从便罢,若有人不从,可伏刀斧手杀之!”袁绍的声音越来越低。